快樂瓜爸和瓜媽暢銷著作!~教養可以這麼輕鬆、教出自動自發的孩子
教養可以這麼輕鬆教出自動自發的孩子兩書介紹

今日進入Yahoo首頁一個斗大的標題令我好奇:

「過分快樂的童年 等於一個不快樂的成年」李家同教授專訪。

我覺得納悶,

李教授以往的教育理念是關心人文,

批判制式教育荼害下一代,

但是這一標題讓我對他完全認知失調!

再看內容:雖然是網友對於「快樂是需要創造的、幸福是需要耕耘的、愛人也是需要學習的」想請教李教授的看法,而李教授似乎也答非所問的講到他的個人觀點:

李家同

那我們有的時候也要現實一點。如果你的學識太差,你也不可能快樂,也談不上幸福,是不是?如果你小學畢業的時候,國文就差得不得了、英文也差得不得了、數學也差得不得了,因為你不唸書、你每天玩。所以你小的時候是很快樂的,可是到了大了後你絕對不可能幸福啊!所以有的時候我們也應該知道,人成天要追求快樂,這個對不對?這個是我們應該注意的事情。

每一個人,尤其小朋友都應該知道,過份快樂的童年,往往就等於一個不快樂的成年。我們有的時候不應該太過強調快樂這件事情。可是呢,我們現在反過來的是,我們的教育使得太多的人是不快樂的,這個是個問題。就是說我們的教育不該如此的打擊那些其實已經夠水準的人。

  這段話充滿矛盾,他到底贊不贊成要快樂?到底認不認同課業成績?怎樣的人才夠水準?夠水準的人才能追求快樂嗎?很多學者喜歡用這種似是而非且模稜兩可的論調來講事情,有時很難讓人摸的著頭緒

李家同

你過份的強調快樂是不切實際的事情,一天到晚講「快樂學習」,這個是我絕對不贊成的,哪有小孩子喜歡唸書的?我現在教一對博士班學生,有的時候我說我們今天的課停掉,他們還是高興得不得了。(問:還是高興得像小孩一樣?)

像!像小孩一樣。而且其他教授也是這樣,我們有教授說今天的課停掉,大家也都高興,所以這個是很正常的事情。那問題來了,能不能成天說快樂?這是做不到的,對不對?可是一天到晚打擊學生,這個是我最擔心的。其實我們國文考的就難得不得了。

  我真的是為我們的下一代憂心,也為我們國內的教育感到悲哀,因為就連這麼注重教育人文的指標性人物都認為學習不可能快樂,那誰還敢學習!誰還要學習!

  學習變得很痛苦是學生的問題?還是老師的問題?如果學習能夠很快樂,學生才有可能愛上學習!可以看看「56號教室的奇蹟」一書。雷夫.艾斯奎老師將第56號教室打造成一個充滿歡樂卻毫無恐懼的地方。(這本書還是李教授寫的推薦序耶

  腦科學已經證實:當一個人處在於愉悅的情境與心理狀態下,大腦內會分泌許多好的賀爾蒙(如:多巴胺、乙醯膽鹼...)會爆發人的潛在能力,也會促進學習效能。

  我本身也是教育工作者,多年來也致力於如何讓孩子快樂學習、愛上學習,讓孩子快樂學習與成效並不衝突反而相輔相成。學習一定要讓孩子愛上學習,就是叫他不要學他也會偷偷學,不學反而很痛苦。就如我昨天所寫的生命的起源 ):每個生命都有追求卓越的潛藏因子,身為老師的主要工作就是要幫學生把他的那顆種子發出芽來,自然他就會開始發酵、長大、茁壯、甚而開花、結果! 

馬雨沛:不過我想繼續闡述,這位網友他的角度應該是在於…他又提到另外一個就是說,他覺得的快樂跟幸福可能是一個寬廣的心,可能是價值、態度不太一樣的。所以他說,生命的意義是不是可以不是一個標準?所以他說,我們學習的榜樣,或許可以是巴菲特、或許可以是郭台銘,但是生命的榜樣也或者可以是證嚴法師、德蕾莎修女,甚至是李校長。所以他講的這個快樂包括了一個人生價值學習的角度,不是只有一個模範在那裡。

李家同:也不需要去強調這些事情。我們應該教小朋友做一個很普通的人,他在社會上能夠生存,他將來能夠成立一個家庭,使得他的家庭能很幸福,其實這個已經是不容易了。

馬雨沛:所以教授您對成功的定義好像是跟一般的社會大眾是不一樣的。因為成功是一個我們現在的教育體制、現在的社會價值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李家同:我是非常反對的。)所以您反對這樣的概念?

李家同:我是非常反對,而且我從來沒有看過那種巴菲特的書,也沒有看過郭台銘的書,我也沒看過這些偉大的人自己講的事。其實我有的時候知道的很清楚,一個人還沒有蓋棺論定之前,是不值得去注意他的。我現在看看歐巴馬總統,很多人叫我看他如何成功的書,我都覺得這個是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情。說不定等到他做完總統,大家說他根本是一個很不好的總統,也極為可能啊,對不對?

問題在於,我們的社會啊,其實要能夠在社會上生存,已經不是容易的一件事,已經需要我們幫助我們的下一代,而不需要把我們的目標變成郭台銘,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在社會上生存?如果景氣不好,你還能夠撐的過去等等,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最後這一段話是我最不能苟同的,目前教育出現最大的問題就是試圖把我們教成只會聽從命令不會有創見的普通人,因為我們的國民義務教育體制沿至於國外,19世紀工業化後歐美政府希望造就大量能夠聽話的員工(利於企業大量生產),而設計這樣的教育制度,這制度下造就最有成就的就是「教授」(你仔細思考一下,最厲害的讀書高手最後大部份都是成為教授,我並非說當教授不好,而是生命有更多不同的可能性,不應該只把當教授做為最終目標。教育的本質應該是讓各種人才能夠得以發揮、適性發展)。

  我們的教育也從小綑綁我們:平凡就好!這也是孔子駕馭我們思想幾千年來的枷鎖!也造就了我們的下一代沒有了偉大的夢想、沒有了創造力、更沒有了人生奮鬥的原動力!人的生命可貴,是來自於有無限的可能性存在,如果把最根本的夢想與希望剝奪,那生命也只不過是個空殼!

  老天爺給予每個人最公平的二件事就是時間和希望,不論富貴貧賤美醜每個人一天都是二十四小時,每個人都能擁有希望!

教育的本質其實不也是給予孩子(學生)希望,能藉由教育得到他希望完成夢想的材料,等到假以時日他能經由這些基礎加上自己的創造力而對整體人類、社會做出貢獻!

學習其實可以很快樂,只要你把學習還給孩子(學生)!善用孩子(學生的天賦讓他適性發揮生命的價值!

 

(新聞報導引用自:http://tw.leaders.news.yahoo.com/leader/7/118/)

(文:教養可以這麼輕鬆/作者:快樂中心 林攸餘 老師 http://www.happy-house.com.tw) 

創作者介紹

教養可以這麼輕鬆

j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savi808
  • 學習

    快樂的標準在哪裡?快樂學習一定要界定有怎樣的發展?教授是每個人的人生指標嗎?那麼當上教授的人都是快樂的嗎?請問。
  • 這篇談的是“體制內”的教育,都將教授設定為目標或學習的目標,即使一堆人畢了業,仍然習慣以學校教授為人生指標,既是盲點,希望點明出來讓大家再度思考之用,呵呵

    快樂瓜媽~王瀞儀 於 2009/08/03 17: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